大发5分3d网 首页 > 职场

桑田随笔 | 买家具

2019-10-07 06:25 weila

买家具

我和我公公婆婆,每月见一次,至今也见过不少次了。

昨天,我未来婆婆笑嘻嘻地跟我说:“小桑,你不要再捏他脸了”,我在我对象身边,平均每半个小时就捏下他的脸。他人在我身边,我就喜不自禁地侧身老对他笑,然后爱他那张圆圆滚滚喜气的脸。

他性格极好,人智慧,至少婚前每一分钟都是天使。对待一切,他都觉得很好,也可以说是随和到没主见。

他父母年逾七十,赶上了把时代的苦,每一段都尝遍的节奏,朴素、实在,然后把他养育成才。他们全家在高力家具港看了一两天家具(我端午要上课),划定了一个范围,昨天我一下课他们全家就把我接过来选。他们给我看第一张放在客厅的电视机柜,满怀希望地希望我觉得很好,然后定下来买。在前一个晚上,我在笔记本前看到对象发来的照片时,觉得是否还应该再挑挑。我问他你觉得呢,他很真诚地点点头,觉得高低好坏他全部能接受。

四点到六点我们看了几家,到了最后一家的时候,是一家档次挺高的实木家具,厅、卧室、书房一应俱全的那种。只是一件一套,连床都不附带床头柜。那个三千多的衣架就足足让我端详了很久,我恨不得自己涨一级功力,设计出一个这样的来。那种色泽和气势,我说不出的喜欢。

这个世界你有很多东西都会很喜欢,比如一些文科学院,它的四季我到现在都没事去转,它的讲座我也总想蹭来听——我的日子更多是抽3-4个小时,读《孟子》,那是教帝王的,但我教的是老百姓,来的孩子我不能确定是什么人,我可决定自我做一个怎样的人。

我未来公公,向推销员问价。那推销员自然是识得眉眼高低的人,慢慢有些不耐烦。其实我挺想付个首付,然后我和对象用每月工资,分期付款。内地的老年人,烦所有的事情,他们见我一共才十次,竟然还要支付涨价越来越厉害的家具,这本身是不合理的。我在那套实木榆木的书房里,简直很振奋,我仿佛看到我的思想领域,在其中呈现出物质形态的模样——所以这是单个你自己的事,不要把自己的要求,附加在别人身上。

我公公婆婆穿得特别整齐,他们是有自己眼光的人,两三千块的柜子、橱、床,都是极实用极好的。我以为我自己不在乎很多事情,但其实我很挑剔,挑剔到今生如何看,自己的东西才处于升值。出家具店,未来公公婆婆去上洗手间了,我环着我对象讲,“你知道你就是实木家具吗”,他敲我脑袋要打打我,我说不是,我说你就是货真价实,最有档次的那个。

展开全文

一对情侣去组建一个家。这个家的变迁,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这不同于巴金的《家》,林语堂的《京华烟云》,还有路遥的《财主底的儿女们》。那不是两个聪明绝顶、斤斤计较的男人和女人。很多东西看似伶俐和繁华,但通常他们就组成不了一个“家”的概念,只能让自己那个个体欣欣向荣,却就是不是一个阵营的家。想通后,倒不是这个家的起始要怎样,而是它会怎样去变迁。

一个成天喜欢读古书的人,她的内心是不喜欢追求时尚和更新的。她只是在乎这每一样的器具,匹配她这个人的器具,包括她力所能及去制作和塑造的器具。这是两代人的观念问题,也是两代人的全部人生。

但只有一项是清楚的,这对老夫妻,给予了我能用鉴赏力,赋予最高评价的东西。那套家具不能买,买的话我会觉得以后20年,我每次见到他们都像欠他们一样。我去“挣”的一路,才无比充实。28岁时,我在乎的事已越来越少,但较真上了,必然倍加珍惜。

他们已提供了我,在这个年纪,可以享受的最好的“家具”。

回家的路

说着无意,听者有心。

三月春光靓好,在公公婆婆家无意提及,要是能到外地看黄灿灿的油菜花,那该多好,可惜无人同行。当时72岁的老两口什么也没说,有一日老公问及我,说爸爸足足花了一天时间,把去高淳的攻略全部做好了——足足6张纸,细化到每一个红绿灯怎么拐弯,都精确计算。还试探地问我,跟不跟他们两个老人一同去。我当即叫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