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5分3d网 首页 > 历史

再论国人对传统道德认知的错乱

2019-10-10 06:26 老惠读史

再论国人对传统道德认知的错乱

——以荆轲刺秦为例

惠铭生

近读四川大学彭华教授著写的《燕国八百年》,其中有“荆轲刺秦”一节论述。

荆轲,是谁?

战国时期的刺客。

历史评价咋样?

褒贬不一。但褒大于贬,荆轲,被谓之“狭士”、“英雄”,甚至被尊为“千古义士”而载入史册,就连司马迁都评价荆轲刺秦是“狭义之举”。

在我看来,荆轲,就是一个自不量力、头脑简单的“杀手”,且与“狭义”“英雄”无关。

说的再直接一些,荆轲其实就是一个流氓。

当然,古时所称谓的流氓与现在有本质上的不同,古时“流氓”的意思,就是流亡之民。

从流氓的成因看,荆轲属于“惰民”之类。

何谓“惰民”?

《周礼》这样记载的:“凡宅不毛者,有里布;凡田不耕者出屋粟;凡民无职事者,出夫家之征,以时征其赋。”惰民,就是有田宅不种桑麻,有田地不耕种,是个老百姓却无职业,天天无所事事。荆轲就是这等货色,天天游走诸侯各国,结交三教九流,不是酗酒,就是或歌或泣,疯疯癫癫。虽说也喜好读书论剑,估计也就会点花拳绣腿,沽名钓誉,否则,在和秦王一对一的对决中,也不会“孤独”落败。

的确,“时代造人物”。像荆轲之类的刺客,应该盛行于春秋末期,准确说,盛行于战国时期。至于原因,起码有二:

展开全文

一者,礼崩乐坏于春秋,之前,像刺杀之类的龌龊行为,还是为人所不齿的。也即,在春秋之前,无论西周还是夏商,史书几乎未曾有刺客的记载。战国前后,王纲衰落,社会失序,仁义之类的道德束缚也就旁落,诸如诡道的兵法、势术却粉墨登场了。刺杀,便是诈术之一。

二者,战国时期,各国诸侯实力开始跌落,而大夫势力崛起。为了壮大自己势力,铲除异己,一些公卿贵族开始凭借自己雄厚经济势力“聚士”,即豢养侠客,或曰食客,其中就包括武士、勇士之类。门客,其实是“门下侠客”的简称。

战国时期,一些公卿贵族豢养的门客都以千计。如,信陵君、孟尝君、春申君等“战国四君子”,皆有“食客三千人”。表面看,“门客”制度是以“义”为纽带的,实则是相互利用的主仆关系——你负责我吃喝拉撒,我负责为你卖命。

荆轲,就是一位“卖命者”。

孟子说得好:春秋无义战。至于战国时期,就是一部兼并史。而兼并与反兼并过程中的打打杀杀,你很难扒拉“道义”二字。这就是历史,正如鲁迅先生所言,历史是用血写成的。其中包括秦、燕之争。

战国末期,秦灭六国是大势所趋。公元前230年,秦灭韩攻赵,剑指燕国。史书曰,燕国危在旦夕,所以燕太子丹急派荆轲、秦舞阳入侵刺杀秦王,在历史上演来了一场轰轰烈烈、可歌可泣的“荆轲刺秦”故事。

实际情况是啥样的呢?

原来,太子丹曾经在赵国为质。而嬴政(即后来的秦王、秦始皇)也出生在赵国,当初“同为天涯沦落人”的他们惺惺相惜,交往甚厚。但命运真会捉弄人。嬴政回国后,便被立为秦王,而此时的太子丹又质于秦国。不知为啥,在秦国,嬴政对昔日的哥们太子丹傲慢无礼,太子丹忍无可忍,于公元前232年逃回燕国。

太子丹小肚鸡肠,回国后一直想复仇。

怎么复仇?他最先找的是他的老师鞠武。老师很不赞同,认为秦国太强大了,咱连躲都躲不起,干嘛还惹他们。老师劝说太子丹不要因为被欺侮的怨恨,而去触动秦王的逆鳞。

但太子丹很固执,很难被说服,无奈之下的鞠武便举荐田光接替自己,自己呢?飘然身退。老师很明白,面对强大的秦国,燕国主动报复秦国,那是“积蓄仇怨而助祸患”,自己赶紧闪开吧,别被牵扯连累了。

田光也不傻。面对太子丹“规格极高的礼遇”,田光还是以自己已经衰朽为由向太子丹举荐了荆轲。而自己呢?选择了自杀。倾巢之下哪有完卵?与其说他自杀是为了明志至死不泄密,不如说,他洞察了跟随太子丹早晚都是死的结局。